球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球阀厂家
热门搜索:
产品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介绍

目前日本驻华大使欲撤还留

发布时间:2021-07-19 15:37:33 阅读: 来源:球阀厂家
目前日本驻华大使欲撤还留

日本驻华大使“欲撤还留”

[日本《产经》7月22道]题:超党派议员联盟近期申请登岛

超党派议员组成的“保卫日本领土行动议员联盟”将于近期向政府提交登岛申请,希望8月中旬在冲绳县尖阁群岛(即我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本注)举行“慰灵祭”,祭拜二战时在岛屿附近死亡的日本人。

有关人土透露,该联盟会长、自民党参议员山谷绘里子和民主党众议员长尾敬、自民党众议员新藤义孝等人将参加“慰灵祭”活动。他们于20日向首相官邸传达了登岛意向。

为了登陆尖阁群岛,必须获得与岛屿所有者签署了租借合同的日本政府的许可。可以认为,政府将为了维持稳定管理而不予批准,这种情况下联盟成员将在海上举行“慰灵祭”。根据计划,这些人将于8月18日晚租船从冲绳县石垣市出发,19日凌晨登陆尖阁群岛的鱼钓岛(即我钓鱼岛——本注)举行“慰灵祭”。计划购买尖阁群岛的东京都也将于近期提交登岛申请。

日本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可能自己也没有想到,他在一天之间,会被搁在舆论的砧板上,来回被翻跟斗。

昨日上午,日本《产经》发出消息说:“日本政府计划在9月解除丹羽大使职务。”于是,舆论哗然,因为太独家,而且太合时机——丹羽大使刚刚被临时召回东京,而且还遭外务大臣教训“以后说话得准一点”。因此,许多人深信不疑,为丹羽开始倒计时。应加工1个检验棒

但昨日下午,日本驻华大使馆又发表紧急声明,说“日本媒体报道不实”。于是,舆论开始相信,这一声明一定得到了首相官邸的首肯。看来,围绕着近日的领土争端,日本驻华大使一职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烫手山芋”。

驻华大使“说错话”

日本驻华大使的官有多大?标准地属于“事务次官”级,也就是副部长级。丹羽先生属于哪一级?严格来讲,他没有级,因为他不是官僚出身,来北京之前,是著名国际商社——伊藤忠商事的董事长,民营上市公司,不挂靠行政待遇。

但是,最近一段时间,这位没有行政官阶的大使,却比日本首相更受人关注。原因是因为他在今年6月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在4月份作出的有关购买钓鱼岛的提议,将危及日中两国自1972年关系正常化以来取得的进展。丹羽大使说:“如果石原君的计划得到执行,那将给日中关系带来一场极其严重的危机……我们不能让以往数十年的努力化为泡影。”

丹羽大使说这一段话,明确表明了自己反对石原慎太郎“购买”钓鱼岛的计划,并为此担忧中日两国关系会雪上加霜。但是,丹羽大使很快就遭到了来自东京强大的压力和批评。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藤村修在会见中,对于丹羽大使的发言表示:“这只是大使个人的意见,并不代表政府。”

藤村长官还表示,政府已经通过外务省,对丹羽大使提出了警告。执政的民主党政策调查会长前原诚司反应更为强烈,他说:“这一发言已经超越了作为一名大使的职权,是一个很不恰当的发言。”玄叶光一郎则以外务大臣的名义给丹羽大使发出一份警告书,警告书称:“尖阁列岛是日本固有领土,不存在所有权问题。是否变更所有权是国内问题而不是外交问题。”

日本政界的上述反应,是要证明“日中之间在钓鱼岛问题上不存在主权之争”。按照他们的逻辑,丹羽大使的发言,恰恰说明了日中两国之间在钓鱼岛问题上有主权之争,丹羽大使犯了大忌。

作为一名日本国驻外大使,丹羽的上述发言被政府视为“立场有问题”。但是,作为一名长期从事中日经贸交流的财界领袖,丹羽大使说的确是肺腑之言。

今年73岁的丹羽大使,1939年出生在名古屋市。1962年,从名古屋大学法学部毕业后,就进入日本著名的国际商社——伊藤忠商事工作。从一名普通的职员开始做起,1998年成为伊藤忠商事总裁。丹羽先生掌舵伊藤2、容量选择:200~2000kg忠商事后,对公司4000亿日元的不良资产进行了清理,2000年a)油管是链接油泵和钳口的创下了伊藤忠历史最高纪录的营业利润,这位中午喜欢一个人跑到公司对面便利店买盒饭的小老头,一下子让世人刮目相看。后来,丹羽先生退居二线,担任公司的董事长,并受聘担任江苏省经济顾问、北京市市长顾问、吉林省经济顾问,因此十分了解中国。

2010年,丹羽先生突然被日本政府任命为驻华大使,从而也成为了第一位民间人士出身的中国大使。丹羽大使有一句名言,说中日两国关系“应该超过夫妻关系,只能友好下去,没有别的选择”。因为他从几十年经商的视点,深知和平友好对于两国关系的重要,深知“互惠互利”的真谛是相互尊重与合作,而不是对抗。

中日关系“晴雨表”

丹羽大使为何会被搁到砧板上?恰恰就是因为他太“知中”。从菅直人首相起用他出任驻华大使的那一刻起,日本媒体就开始担心:“一向亲中的丹羽,会不会出卖日本的国家利益……一介商人,是不是懂得外交?”媒体期待了2年,终于期待来一个“果然”的结果,于是,狠狠地抽打他,变成了一些日本保守政治家和保守舆论的快感。

对于野田内阁来化工行业出口和进口额分别为1621亿和1865亿美元说,丹羽大使并不是自己任命的铁杆弟兄,而是一位“前朝遗老”。虽然日本的大使任如果不可以那就要权衡利弊了职都是3年一届,但是,在日本政府宣布要将钓鱼岛“国有化”的背景下,野田内阁时时担心丹羽大使会在钓鱼岛问题上“胡言乱语”。

因此,在7月14日,正在越南出席东盟会议的日本外务大臣玄叶光一郎,终于放心不下,立即电令丹羽大使于第二天紧急回国,名义上是听取其有关中国政府对于钓鱼岛问题的态度和动向,临走时却送他一句话:“要向中国政府准确传达日本政府的立场”。到中国当大使两年多,70多岁的丹羽大使第一次被召回将试样放在曲折附具上国,事实上就是为了听这么一句“训示”。老人家心情落寞,可以想象。因为,他连最基本的政治信任都没有得到。

但是,昨天的“解职风波”也恰恰说明,丹羽大使在成为野田内阁的“烫手山芋”的同时,也成了日本政府不敢轻易撤换的“泰山老君”,因为他的去留,已经成为中日关系的一个晴雨表。有关他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被媒体拿来过度解读。

就在丹羽大使被召回国的当天,他就被外务大臣下令次日必须赶回北京。同时,玄叶大臣还公开对媒体表示:“不会撤换丹羽大使。”这反映了日本政府担心这一次“召回”会演变成影响中日关系的外交事件的心态。而昨日日本大使馆的紧急声明,也反映了日本政府不想动老爷子,以免导致中日关系陷入更加恶化境地的政治考量。

日本前外务省国际情报局长孙崎享近日在《朝日》刊文称,钓鱼岛“并非日本的‘固有领土’,而是一块‘争议之地’”,并认为“搁置争议”是对日本最有利的选择。孙崎的这一观点在日本国内引发争议。7月18日,孙崎享在家中接受了本报的独家专访。在长达3小时的对话中,孙崎系统阐述了钓鱼岛并非日本固有领土主张的背景、日本有关方面单方激化冲突的原因以及中日应该搁置争议的考量。

美国国内一些人主张采取敌视中国政策,并主张采取军事措施。这些人很清楚,美国财政困难,靠美国单独在亚太采取军事行动较难,所以试图让日、韩、越、菲、澳等国感受到中国的实际威胁,再动员这些国家对抗中国,形成对华包围圈。在这一大背景下,才有了近期的钓鱼岛事态升级。所以说,钓鱼岛问题并不是单纯地一下子就变得复杂的问题,而是美国对华构筑包围圈、试图让日本积极参与其中的一步棋。也就是说,美方期待中日两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适度冲突。

宿豫法院四查一访夯实审务督查工作(组图)
索尼Z2带你穿越侏罗纪(图)
亚运第二日:游泳中日平分秋色小将谌利军举重获得银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