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球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郭朝晖离职解读盛大缺少核心业务忍转型期剧痛

发布时间:2020-01-14 17:24:20 阅读: 来源:球阀厂家

郭朝晖离职这一消息并不简单。其折射出了盛大手机业务的失败尝试,以及该公司向移动互联网转型中的种种困惑和误区。此外有人说,互联网手机的大潮将从明年起逐渐消退。但现在来看,这股大潮已开始出现消退迹象。

【IT商业新闻网讯】

(记者 贺一鸣)IT商业新闻网在22日晚间获悉,盛大网络旗下果壳电子CEO郭朝晖下月将离职,接替人选暂未敲定。果壳电子原隶属盛大创新院,此后实现独立运作,旗下产品包括Bambook电子书和手机。从去年5月郭加入盛大果壳电子担任CEO起到他提出辞职,仅仅过了一年零五个月的时间。有传言称,郭的离职与旗下产品经营不佳有关。记者试图与郭朝晖取得联系,但并未成功。

高管变动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不过郭朝晖离职这一消息却并不简单。其折射出了盛大手机业务的失败尝试,以及该公司向移动互联网转型中的种种困惑和误区。此外有人说,互联网手机的大潮将从明年起逐渐消退。但现在来看,这股大潮已开始出现消退迹象。

郭朝晖离职解读:盛大缺少核心业务忍转型期剧痛

盛大的误区

有媒体曾援引郭朝晖的话说,盛大给了他"大展身手的机会"。为了便于工作,郭甚至还从北京搬家到上海生活。记者也从郭的微博中看到,上月他还在上面对盛大将退出手机项目的传言进行了辟谣,他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盛大手机的销量"非常好"。

既然如此,郭的离职就显得越发蹊跷。记者在采访时得到的一些信息,或许可为此事提供注解。

"据我了解,他们(盛大)已经开始后退了……",移动互联网实验室主任胡权在接受IT商业新闻网记者采访时说,"我认为盛大自己也发现了(互联网公司做手机吃力),所以不给果壳资源,那么果壳只能自然放弃"。

胡权说,"现在互联网公司还是没有想好自己的商业模式,雅虎、Facebook等国外的互联网公司比较明智,没有盲目想去做终端之类的,但国内的挺喜欢这样的模式",但涉足终端并不是互联网公司的强项,"内置软件还行,要做手机,需要的资源和机遇太多了"。

对于盛大手机的销售情况,记者从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处得知,情况与郭朝晖此前讲的相距甚远。"业内都不好意思说销量","从6月推出到现在,仅卖出了几千台","大部分都是压货到仓库或渠道,这样没有任何意义"。

该人士表示,互联网公司有一个认识上的误区,认为用户会因为内容或者某些应用而用某个手机,这是很错误的想法。"即便是iPhone,也不太可能因为iPhone上面有某个应用,而导致大家去用这个手机吧?"互联网公司自己在其中,往往把自己的应用或者内容想得太好了,认为自己是唯一一家可以提供这样的内容,因此可以"挟持"用户使用自己的手机,这谈何容易?"连Kindle都很难做到,一个盛大更做不到了"。

艾媒咨询分析师也表示,盛大布局移动互联网战略缺乏一个明确、清晰的方向,感觉比较分散。"创新院虽然研发了Bambook、盛大手机以及众多移动互联网应用,但始终没有一款产品能脱颖而出,大多默默无闻,给人一种关起门来做事的感觉"。

盛大内部员工在与记者连线时,以"不清楚"为由拒绝对手机业务置评。

在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看来,盛大放弃手机业务是早晚的事。他对IT商业新闻网记者表示,做手机与做互联网迥然不同,这需要企业更大的容忍度,但对于盛大这样的企业来说很难做到这点。盛大一直都有硬件情结,想模仿亚马逊向移动互联网成功转型,并且希望花费的时间越少越好。郭朝晖更适合做互联网,而不适合做这些终端产品,因此他担任盛大果壳CEO时所承受的监督考核的压力可想而知。即使郭不辞职,盛大的手机产品在这样的思路下也很难有所突破。

陈天桥对硬件的觊觎由来已久。早在2004年,盛大先后推出了盛大易宝、盛大盒子等产品,计划将普通电脑平台升级为互动娱乐平台,但并未取得成功,业内传言陈天桥为此交了两亿美元的学费。2010年,盛大又推出了名为Bambook的电子书阅读器,但同样成绩平平。

从这个角度上说,手机对于盛大来说,更是一种尝试。

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李易认为,盛大选择做手机更像是无奈的选择。他曾透露,郭朝晖之前也曾对进军智能手机有过担忧。在今年3月底的一次餐叙会上,李易曾反问郭朝晖,和小米相比,盛大能提供更好的资源配置吗?郭朝晖当时也坦承,从整体资源配置来看,盛大很难比得过小米。

在记者采访中,胡权并认为,互联网做手机的这股大潮目前也在逐渐消退,最终会回到类似于腾讯的做法(自身不做手机,与手机厂商合作,在他们的产品中内置应用)上来。郭朝晖离职这一消息并不简单。其折射出了盛大手机业务的失败尝试,以及该公司向移动互联网转型中的种种困惑和误区。此外有人说,互联网手机的大潮将从明年起逐渐消退。但现在来看,这股大潮已开始出现消退迹象。

"二流互联网公司"

郭朝晖是盛大近年来离职的多位高管中的一个。正因为此,盛大打破了国内互联网界高管离职人数的纪录。

在这背后,是盛大已逐渐沦为一个二流互联网公司(媒体评论语)后急欲翻身的迫切心理。"从内容到平台、渠道再到终端,凡是你能想到的跟网络有关的产品,陈天桥几乎全都做了。问题是,上游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下游却很少吸引到用户",易观国际分析师孙梦子说。

各个业务负责人都压力巨大。以盛大旗下的利润支柱业务网络游戏为例,盛大网络私有化后,陈天桥不但要求盛大游戏砍掉各种来钱慢的业务,还要求其要向母公司盛大网络提供现金,资金高达11亿美元。在此背景之下,他还要求盛大游戏保持高业绩增长态势。

为满足陈天桥的这一想法,盛大游戏被迫压缩市场推广费用。在今年7月上海举办的ChinaJoy展会上,盛大游戏的落魄,与网易和腾讯火爆的现场推广相比,有如在一件新衣服上补了一块补丁一样碍眼,与其在网游行业的地位极为不相称。

有来自盛大内部的传言称,陈天桥管得太多,又不愿意放权,更要求下属对其思路绝对服从。人员走马灯似的变化,唯一没有变化的就是服从陈天桥。有内部员工说,有"皇上"在那里,高管获得的授权很少,施展不开。盛大是陈天桥一个人的盛大,所有在盛大的职业经理人都必须在这个框里面,带着镣铐跳舞。只有懂得意图的"明白人"才能获得提升。胡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猜测说,也不排除是陈天桥逼迫郭朝晖离开的。"如果有大量资源可以用,为什么要离开呢?"

资深媒体人程苓峰曾指出,陈天桥是聪明人,对于高管的纷纷离职,他一定会反思并对症下药。相信未来三年盛大会比现在更好,因为盛大依然有资金、有时间。程苓峰认为,"陈天桥心态太高,只要放低心态,再做一番成就不难"。

而做一番成就则需要盛大对自身业务进行再次梳理。互联网实验室董事长方兴东认为,盛大缺少核心的、基础性的产品。想要回归行业第一阵营,除了收缩战线、消减产品,更需要一种基于用户基本需求的产品作为核心,这种产品必须是开放的、免费的,就像腾讯QQ、百度搜索和360杀毒软件一样。

胡权则认为,陈天桥对战略的判断还不到位。"毕竟不是做技术出身的,而他在技术领域,要判断技术方向,确实不容易"。

名医汇

在线咨询问答

海外就医合同

就医挂号网上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