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球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解密拍卖圈三大潜规则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8:51:46 阅读: 来源:球阀厂家

潜规则现身拍卖行,仿佛已成为各大拍卖公司和藏家不可避免的问题。在采访过程中,很多圈内人士一听说涉及到拍卖市场的潜规则,大多讳莫如深。事实证明,艺术市场监管的缺乏,使作为商品存在和作为投资盈利产品的艺术品拥有着比金融市场更容易操纵的先天条件和更大的获利空间。

潜规则一:高价做局

艺术拍卖市场上"高价做局"的暴利游戏是怎么玩的呢?著名策展人、艺术评论家朱其向记者做了一个详尽的描述:假设我是一个艺术炒作人或炒作集团,首先要找某个在艺术圈有一定知名度并且市场价格在10万元左右的画家,跟他签一个三年协议。他每年给我40张画,三年就是120张,每张以30万元到50万元左右收购。一年后开始在拍卖会上炒作,每张30万元收购的画,拍卖价标到100多万元,两年后再标到500万元甚至1000万元。标那么高的价格没有人买怎么办?我安排"自己人"和一群真买家坐在一起,假装举牌竞拍制造一种"很多人抢着买"的现场气氛。这就叫艺术拍卖会的"天价做局"。

第一年,我在拍卖会上以高价卖掉1/10的作品,就将成本全部收回。剩下的画在拍卖会上慢慢用天价游戏"钓鱼",卖出一张就是暴利。我会跟拍卖公司谈好一个协议,每次送拍都把每张以三五十万元买来的画价格标到1000万元,如果没有买家接手,就由混在竞拍人群中的自己人举牌"假拍",假装这张画有人买下了。这种"假拍"是不可能按照10%付佣金的,因为1000万元按5%的佣金算至少要付100万元,我已经跟拍卖公司事先秘密谈好一个固定佣金,比如我"假拍"的价格不管多高,我都只付20万元佣金。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给记者举例说,要想把书画拍出高价钱,首先需要利用著图录书进行宣传。该人士告诉记者,各拍卖行的图录宣传册,目前印刷得越来越精美,一些新成立的拍卖行,更是不吝惜投放宣传资金。

在宣传上混淆拍卖品真正价值,只是拍卖潜规则的铺垫部分,多次虚增成交价则是混淆拍卖品真正价值的手段。他进一步解释说,拍卖前,委托方可以私下寻找一个买受方,很多时候前两者其实就是一方,委托方、买受方找到拍卖方后,三方协商出一个成交价和佣金。这样做的根本原因是,经过多次拍卖后,拍品价格越来越高,拍品的知名度越来越大。这种虚抬拍品价格的拍卖,一般协商为一个固定佣金,委托方、买受方和拍卖方通过拍卖活动都获得了各自的利益,行内称做"左手倒右手"。

"假拍'的另外一个好处是不时能'钓鱼'",某拍卖公司老总告诉记者,拍卖会上将炒作起来的高价作品卖掉,其实就是一个"钓鱼"的过程,有时候不是一次拍卖会就能"钓鱼"成功的,往往要在一年参加好几场拍卖会,就会出现一个不了解行情的新收藏家,一激动就把高价作品买走了。

那么这些被称做"大鱼"的都是什么人?朱其说,一种是刚入场的新收藏家,这种很有钱的不懂艺术但爱好艺术同时容易冲动的新贵阶层,在中国这两年的拍卖会上非常多。这些新收藏家主要是这10年新崛起的富豪阶层,资本背景来自各个领域。一部分东南亚和海外富有的华侨,有时也会成为拍卖会上的"大鱼"。

这些新富豪钱来得太快太多,刚开始热爱艺术又不太懂艺术,但个性很强只凭个人感觉决定,他们中不少人也去过欧美,知道一些欧美现代艺术和拍卖的价格。他们因此觉得中国新艺术的拍卖价格也应该跟欧美接轨,他们愿意用钱在拍卖会上来推动中国的新文化形象和国际地位。但这种很纯真又不惜一掷千金的民族主义情怀会被艺术炒作集团敏锐地发现,并被利用来牟取暴利。

另一种"大鱼"则是刚入场的艺术投机商,他们大多从股市和金融领域转战而来。如果拍卖会上这两年没有一条"大鱼"上钩,这个游戏就玩不下去了。现在这个游戏已经玩了好几年,说明这些新富豪和艺术投机商还在源源不断地进入艺术品拍卖这个市场。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朱其说,"高价做局"在艺术圈早已不是一个秘密。但为什么总是没有人真正捅破这个事情?直接原因是:买了"高价画"的人也许知道自己被"宰"了一刀,但他并不想破这个局,因为他还想借这个局将手中的"烫山芋"扔给下一个买家。而新的"被害人"又会再制造下一个新新"被害人" 来替自己垫背。

此外,朱其也向记者强调,今年的当代艺术品市场正处于僵持阶段。今年以来,由于金融危机的大环境影响和新入市的这一部分富豪鉴赏力的提升,目前拍卖公司再想拍出一件标价上千万的当代艺术作品已经不可能。

潜规则二:真赝品搭配

7月10日,买主苏敏罗状告翰海公司拍卖吴冠中伪作一案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2005年11月,上海藏家苏敏罗在翰海秋拍中以253万元高价拍得吴冠中画作《池塘》,但之后被吴冠中认定为伪作。因此苏敏罗将翰海告上法庭,但在一审中败诉,苏不服提起上诉,于是有了7月10日的二审。

其实,假画事件并不是个例。前不久,香港佳士得所拍一署名为吴冠中的《松树》作品也被吴冠中本人证实为伪作。此外,画家林风眠伪作《渔获》也在香港苏富比拍出1634万港元的高价。

面对频繁而至的伪作,吴冠中直言自己很无奈。因为目前拍卖行即使拍了伪作,但现在的《拍卖法》中规定"不保真"的免责条款,买家就算买了伪作也没有赔偿办法。

名家赝品现身拍场,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用一位行业资深记者的话来说就是"艺术品拍卖中的水可是很深"。别看苏富比、佳士得是国际上有名、有实力的大拍卖行,但也不能迷信和盲从。比如在拍卖《松树》之前,吴冠中就得知有幅署名自己名字的伪作将上拍,由此还亲自告知过佳士得北京办事处要求撤拍。没想到的是,这幅伪作还是上拍了;而在香港苏富比有关《渔获》的资料中显示,该画为1960年丹麦驻北京大使彼得森收藏,可是丹麦大使馆工作人员查找了历任驻华大使名录,均没有彼得森这个名字出现。为了让买家相信拍品的真实性,编造各种各样的故事也成为拍卖行的工作之一。

一位艺术品经纪人用"店大欺客,客大欺店"来形容藏家和拍卖行之间的关系。他说,当藏家在拍卖行中的客户名单中占据重要地位时,为了不流失客户,个别拍卖行便会为该藏家提供一些"便利服务",这已经成为拍卖业中的潜规则。这种潜规则的操作方式是怎样的呢?该人士表示,一些大藏家刚进入市场的时候,难免会买到假的或者不好的藏品。而另一方面,为了征集到好的拍品,拍卖行有时需要被迫向大藏家做出妥协,这时藏家就会开出条件,比如我委托给你一件珍品拍卖,但是你可不可以同时给我一个保证?不仅保证委托的拍品会卖掉,而且顺带将我以前买错或者不好的藏品一并进行拍卖。作为二级市场,拍卖行是服务方,只有征集到好的拍品才能吸引买家购买,从而赚取佣金。因此在大藏家面前处于弱势的拍卖行往往要被迫接受藏家以拍品为交换的"不对等条件"。这样,在每一方都想得到利益的前提下,二级市场受到操控的现象屡屡发生,而那些先前被大藏家购买的名家赝品也在操控的游戏中混入各大拍卖公司。

另一位业内人士透露,林风眠赝品出现在大拍卖公司并不是个案,藏家将自己的藏品好坏搭配,委托给拍卖行,只是名家赝品现身拍卖行的其中一个通道。更重要的原因是,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量名家作品被仿制,并通过各种渠道进入大拍卖公司的拍场。由于大拍卖公司的金字招牌,以及近年来小拍卖公司不规范运作,使得有实力并对名家作品情有独钟的大买家在购买时鲜有光顾信誉不佳的小公司。这样被仿制得几乎乱真的名家赝品便将目光瞄准了大公司,因为这里隐藏着巨大的购买力。

潜规则三:给顾问好处费

匡时拍卖总经理董国强承认了目前存在于拍卖行业内公认的潜规则。"现在艺术品市场还是卖方市场,所以只要委托方愿意拿出好东西,在佣金方面我们肯定会优惠。"他说。

以往大家认定拍卖公司的佣金比例为买方收取12%,卖方收取10%,但董国强告诉记者,其实根本没有那么高。原因在于拍卖公司属于二级市场,说到底只是一个服务公司,起到的是一个中介的性质。为了让买卖双方都能满意,也为了能够笼络一些所谓的大客户,拍卖公司只能做一些让步,而这个让步指的就是利益的损失。"有时为了得到一批好藏品,只能少收取或不收取藏家的佣金,为了保证拍品能够竞拍成功,有时甚至还需要替藏家交纳保证金或替买家交纳预付款。"董国强坦言,这部分现金流大大增加了拍卖公司的运营成本。

另外一种形式就是有一部分所谓的资深顾问会和拍卖公司敲定一笔好处费。如果拍卖公司给了好处费,那么这个顾问就会告诉他的买家这家拍卖公司的拍品质量有保证,并且让这名买家只在这家拍卖公司参加竞拍,拍卖公司从而能够赚取较多的佣金。

从某种程度上看,拍卖公司也成了这场资本狂欢的受害人之一。在市场高峰时期,国内各种大小艺术拍卖公司加在一起,不下200家。"像我们这样很保守地做,都遇到了困难,我相信我们很多同行已经没法做了。现在的拍卖行业是越来越难做了。"董国强说道。

二层仓库货架批发

复写纸批发

功能面料批发